当科学碰撞全球变暖 我们的选择是——奶牛

面对日益严重的气候变化问题,人类一直在苦苦寻找合适的方法,就在最近科学家们得出一个有趣的结论:奶牛可以拯救地球。那么奶牛是如何拯救最后的家园的呢?通过合适的养殖方法真的可以减少碳排放并增加碳封存吗?

在20世纪70年代末的一个普通的夏日早晨,查尔斯•马西(Charles Massy)正在澳大利亚干旱的莫纳罗(Monaro)地区的自家牧场上,他像往常一样钻进拖拉机,犁起一块焦干的玄岩土。但他还没来得及在地里种上青草和豆科植物,为放牧新出生的羊羔做好食物的准备,一场雷雨就席卷了这块干旱的平原。查尔斯•马西在他的著作《芦苇莺的呼唤》(Call of the Reed Warbler)中这样说道:大雨冲走了覆盖了1000年的表层土壤,也带走了细菌、真菌、昆虫以及对健康农业系统至关重要的营养物质。

马西经营牧场的方式对当地生态环境同时造成了另一种伤害。那么多年来,他一直让羊吃新长出的植物,牛羊们把草吃得精光,它们把草从根部拔起。他的耕作更是放大了这一切。

圈养家畜所需的生态服务太大,我们没法保证这些植物从生态环境中彻底消失。

关于我们的星球将如何在气候变化不断升级的影响下运行的广泛讨论中,碳封存已经成为一个至关重要的话题。而牲畜经常被认为是这一过程的敌人。

这是因为饲养动物以获取肉类和奶制品过程的碳排放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5%;不出所料,一项又一项研究——包括联合国最近一份令人担忧的气候报告证实:人类需要减少对动物制品的消费,以保证地球不会面临灭顶之灾。这导致了一个以植物为基础的,以“肉类”和“牛奶”为中心的产业出现,这一产业受到来自一部分人的号召,要求从我们的饮食批发中去掉肉类、奶酪、黄油和鸡蛋这些肉制品及提取物。

牛、猪、绵羊、山羊和鸡这些家畜如果在适当的条件下得到适当的管理,这是可以帮助减轻土壤退化,以及恢复健康的生态系统。这一管理过程也会将碳锁在地下深处。地球上约有40%的无冰土地被开发成牧场,而它们吸收了地球上约30%的碳。

如何锁住“碳”

地球上的每一种植物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它们通过光合作用从大气中吸收二氧化碳。利用阳光的能量,植物将碳、氢和氧熔合成碳水化合物,然后通过根部进入土壤。(它们也在自己的叶子、嫩芽和茎中保留了一些碳成分。)植物的根茎把碳水化合物释放给藏在土壤当中的真菌;作为回报,真菌将转化后的矿物质回馈给植物。正如《Mother Earth News》网站中所描述的那样,“这种无形的伙伴关系是陆地碳循环的基础,因为植物将大气中的二氧化碳中的碳元素转化为碳水化合物生物量。”

植物的根越长,它在土壤中固碳的深度就越深,同时固碳效率也就越高。在马西的农场里,一片健康的草地有着不同地区特有的原生草类,其中一些植物的根可以长到地下四英尺,可以形成深层的碳水化合物。据忧思科学家联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的食品与环境项目的科学家马西娅•德隆格(Marcia DeLonge)称,管理好草地还有助于碳储存的其他方式:通过培养土壤健康,我们的土地更能抵御一些极端事件。她说,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护现有的土壤中的碳层,但或许更重要的是,碳封存这一过程可以继续下去。”换句话说,即使极端高温、干旱、火灾和洪水等事件也不会立即对土壤碳层产生显著影响,它们也可能会对地表上的植物产生长期的影响,而这些植物对土壤碳的形成有很大的贡献。树木一般比草和灌木吸收和储存更多的碳。大小、密度和寿命都是影响这种能力的因素;热带地区的农作物尤其擅长于此。热带森林吸收了地球上一半的碳——大约有4700亿吨。

然而,农业生产却常常与植物和树木的这些值得嘉奖的努力背道而驰。为了生产一些我们赖以生存的食物,我们扰乱或破坏了我们储存碳的生态系统。

如果在世界范围内加强放牧管理,到2050年,地球将会多封存超过160亿吨的碳。

根据调查,畜牧业占用了世界四分之一的土地——大约33亿公顷。虽然管理放牧并不能消除甲烷和一氧化二氮的排放。但是通过减少牧场的数量我们却发现碳封存的速度远远超过了消耗的速度。“如果我们能找到建立牧场的最佳地点,并确保它们得到良好的管理,我们就能获得所有这些好处。”德隆格说。

动物可以给我们带来的福利:林木复合

在过去的10年里,马西在他的牧场上做了另一件重要的事情:在他父亲上世纪60年代开始的努力的基础上,他种植了5万棵当地的树木和灌木。这正是林木复合系统的建立过程,它增加了土壤生物多样性和畜牧业的碳储存潜力。科学家研究了“减少粮食供应”项目的土地使用情况,他们称林牧复合是“一种强大的工具,但它却没有得到认真对待。”

那么林牧复合系统有多么强大?据有关数据估计,林牧复合系统每年每英亩可以吸收两吨碳,是农业中最有效的碳储存工具之一。这种林牧模式在巴西、澳大利亚和墨西哥等国已经得到承认,这些国家的政府向农民提供财政激励,鼓励他们向造林项目过渡。尽管目前为林木复合止在美国在积极的推行,但它仍然在世界范围内鲜为人知。

但这一项目也有一些值得注意的例外——比如史蒂夫·加布里埃尔(Steve Gabriel)在纽约州伊萨卡市(Ithaca)外35英亩的曾经营养不良的牧草种植地。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小型农场项目的农林复合专家加布里埃尔(Gabriel)在过去的五年里一直在那里做林牧复合的项目。他根据自己的经验,为有兴趣进一步了解它的北美农民写了一本指南性的书。

加布里埃尔说:“当我们刚刚到达(农场)的时候,那里土地的多样性非常差——由于很多燃料排放物和木质材料的覆盖、土壤在下雨后不能很好地吸收水分,由于几十年来机器在上面的耕作,土壤变得密实了。”他引进了一群性情温和的卡塔丁绵羊,很快他就发现“土壤发生了变化,因为绵羊们释放了氮和养分,同时又给土壤施肥”。这些家畜把土地变成了生机勃勃的牧场,土地上长满了三叶草、野花和草。加布里埃尔在两个牧场中都种植了黑刺槐树,之后他开始注意到土壤有机质的增加——也就是自然分解植物和动物排放物的部分,这些分解物为所有在其中生长的生物提供稳定的营养供应——这也增加了土壤碳和地上生物中的碳储存。这些树还有其他用途,它们为动物提供了荫凉的环境,也提供了营养丰富的饲料——加布里埃尔从树干上剪下刺槐树枝,作为动物吃草后的补充养料。

加布里埃尔选择黑刺槐树作为种植对象的主要原因是它们生长迅速,“树木生长得越快,吸收的碳就越多。”他说,至少在最初的几十年里,无论是在土壤中,还是在树干、树枝和树叶中。他也在用柳树做实验,柳树在被牲畜咀嚼的过程中可能会给气候带来额外的好处:它们的单宁酸可能会减缓动物的消化,从而减少甲烷的排放。

找到灵活的土地使用解决方案,再加上种植粮食的良好位置,对我们的生存至关重要。

森林本身对减轻气候变化和碳储存至关重要——热带森林保护在项目减少清单上排名第五;温带森林保护则排名第12。但在厄瓜多尔等国,森林保护可能与贫困农民的需求相矛盾,后者经常砍伐树木以种植庄稼。向这些农民传授森林保护的知识,然后帮助他们实施和维护林牧复合项目,比如在他们的土地上放养山羊,这些可以帮助保持森林系统更完整,碳储量更安全。

作为阿根廷等地多样化农业体系的一部分,尤其是在退化的土地上,林牧复合也被认为对农民来说是比单独放牧更有利可图的项目,这可能会鼓励当地农民再次采用这个方式,防止他们砍伐森林以种植庄稼;阿根廷政府已经提供了一些补贴来帮助农民转型。科学家希望有一天美国农民也可以获得财政上的补助,采用有利于碳排放的放牧方法,比如在牧场上种植树木。然而科学家们表示:“我绝对不会因为碳储存的原因而建议人们花钱把牧地变成森林,除非有证据表明它确实利大于弊,我现在对此表示怀疑。”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相信饲养牲畜的好处。加布里埃尔说:“有些人提出了一个关于碳封存的观点,那就是我们不应该干涉土地的自然运行过程。”而这一论点忽视了全球人口迅速增长的事实。全球人口增长伴随着对食物和土地日益增长的需求,越来越不适合其可持续生产的理念。“没有人会愿意离开这片土地。”加布里埃尔说。“如果我们找不到创造性的使用方法来进行更多的再生实践,那么沿路的大型乳品公司就会购买这种技术,直到它变的成熟,然后再把单一的作物放进去。”

但是,如果相关科学研究(项目减少)的预测和其他研究人员的预测是准确的,那么在正确的地方饲养牲畜,再加上深思熟虑的运作方法,也许就能在养活我们和土壤健康中找到平衡——同时帮助我们实现碳储存和其他气候保护的目标。

—— END——

译者:sara yang

编辑:杨柿子

—— 译言给你的礼物——

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伦敦,不像我们在古典画中看到的那般唯美宁静、优雅富足。这是一个由掏粪工、捡破烂的、捡狗屎的人组成的城市,人口密集度不亚于北上广深的“贫民窟”。这里的空气始终有一股恶臭。

当霍乱导致人们不断死去时,只有一位年轻有为的医生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于是,他绘制了一张地图,这张图被后世称为“斯诺的霍乱地图”。正是这张地图的出现,英国开始重视公共设施建设,公厕的普及也是基于此。

《死亡地图:伦敦瘟疫如何重塑今天的城市和世界》就讲述了这段重要的历史。

首页社会